笔趣说 > 玄幻小说 > 圣墟全文阅读 > 第1156章 开辟阳间者的威风
    第1156章开辟阳间者的威风

    那海报上的人竟是元魔,赤裸着上半身,古铜色的腱子肉亮晶晶,发丝凌乱,眼神带着野性光芒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气质不俗,但毕竟只是一个角斗士,这是被人抓来的奴隶,怎能让楚风不惊,为他而叹息。

    当初,楚风在小阴间时,曾镇压过一批同代人,而有些最后跟他走到一起,其中紫鸾这个侍女以及元魔这个追随者,最后跟他的关系都很好,相处的非常融洽。

    紫鸾对他是怕怕的,可越是如此越是对他顺服,而元魔则是共同经历一些生死磨难,得到了考验。

    楚风也算对得起他们,得知小阴间不少人被掳到残破的混沌宇宙后,他曾驾驭石罐,横渡过去。

    他曾暗中助一批故人闯关,带着数以万计的进化者一起进入秘境,接近一座特殊的木城,让所有人都顺利完成阳间设下的考验与试炼。

    那时,紫鸾、元魔、千里眼杜怀瑾、顺风耳欧阳青、叶轻柔、老头子陆通等全投靠了同太武天尊对立的那股势力,得以进阳间。

    多年过去后,他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元魔,被印在海报上,成为角斗场中的奴隶。

    楚风握紧拳头,有一股战意在激荡,但他不得不让自己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座现代化大城市,不用想,哪怕看起来不是神魔文明,也肯定有高手坐镇,他想救元魔得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街道两旁大楼林立,鳞次栉比,有许多大厦都在闪烁金属光泽,以特殊材料制成,高耸入云,太庞大了。

    半空中,各种飞行器出现后,完全是一种醒目的对比,有飞船划过夜空,也有凶兽拉车,将落在某些大楼的顶部。

    楚风有些发呆,就这么片刻间,他就看到几个小型飞碟,落在某一栋宏大的楼体的天台上,也有九头鸟、五色龙马拉着辇车,降落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是科技文明与神魔文明的交融吗?同处在这一社会中,让人有些无言,总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兄弟,别多想,我也认出了那是元魔,咱找机会营救,千万别乱来。”东大虎小声道。

    楚风点头,他们一路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老古,你当年好歹也是黎龘的结拜兄弟,曾叱咤风云,就没有留下一些后手,这混的也太惨了,你看武疯子那一系,如今多么的霸气。”

    老古小脸清秀,白嫩俊美,闻言看了一眼楚风,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看这么大的城市,别人出行都是各种飞船,再不就是凶兽拉车,流光溢彩,霸气生辉,这满大街上走路的都没几个,全在天上飞,你就没有留下什么底牌,留下个什么组织,现在你回归了,怎么说也该舒坦一些啊。”

    不曾想,老古听他这么说后,还真是在沉思。

    楚风一看有门,原本还他想很粗暴的破开角斗场呢,救走元魔,现在看来老古似乎还真有什么后手。

    “找地方住下,联网,我查一下资料。”老古摆手。

    楚风与东大虎都无语,老古可是从史前活下来的,算的上是一头老牌神魔,来到现代大都市中居然要找地方联网,实在是有点怪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土鳖,当年阳间网络五大运营商其中之一就是我扶持起来的,老夫不仅是进化领域的天纵奇才,还是商贾巨子!”老古傲然。

    “我呸,肯定是你抢的,掠夺民间资本!”东大虎第一个不服。

    “胡说!”老古不承认。

    东大虎挤对他,道:“连阳间第一美女都想抢,你说你当年的二代生活得多么的腐败、嚣张,真是老霸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一代好不好,跟我大哥一起打江山,流血又流汗,整片阳间都在传我的名。”老古忆往昔峥嵘岁月稠,在那里唏嘘。

    楚风道:“现在谁还记得你,粪土当年黎龘弟,所有人都觉得你作古了,成为一抔黄土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辆紫金车呼啸而过,在战车周围悬浮着真龙、不死鸟、麒麟的虚影,都是流光化形而成,镇守四方,将那辆战车衬托的强韧而神圣,如同一尊皇者巡视出行。

    东大虎、楚风都一起抬头向上看,露出惊容,就是那拉车的坐骑都很不凡,是八匹纯血天马,覆盖着部分龙鳞,当中一头更是化形,同最为圣洁的白麒麟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看,下面三人跟土鳖似的,傻呵呵的看我们呢。”一名少女轻笑,白衣如雪,朝下方望,甜美的面孔,靓丽的姿容,可是却楚风与东大虎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至于老古,那更是恼怒,他可是妥妥的一代,自己开辟江山,当年都是他俯视别人,现在从海外荒岛重归文明都市中,总觉得一股气在激荡,怀念过去。

    “玛德,说谁土鳖呢,老夫当年傲视天下万州时,你们家的祖宗都得对我三叩九拜,相隔亿万里来朝圣!”

    老古背负双手开口,一副霸气冲霄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是,他可没发出声音,就是嘴皮子干动,只是让楚风与东大虎听到他的神念。

    “有种你冲他们说去!”东大虎撇嘴。

    “哈哈,快看,那个毛头小子还背负双手呢,土老帽一个,这么对着天马座驾,好傻啊!”那个白衣少女又一次开口,笑嘻嘻,嘲讽老古。

    “别理他们,肯定是刚从老林子里跑出来的,我们赶紧去赴会,不要太晚。”

    那战车在附近一阵盘旋,寻到正确的降落点后
不败剑神无弹窗
,落在一栋几乎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的天台上。

    “居然被人小觑了,被讽刺成土鳖,老夫当年也是跺一跺脚阳间都要数州颤三颤的人物,呜呼哀哉,玛德,找个住的地方去,老夫要回归了!”

    老古背负一只手,另一只手用力一挥,道:“走!”

    他认准前方最高的那栋大楼了,以奇异材质制成,流转特殊的光泽,在这傍晚中,如同有一片又一片火红色的羽毛飞舞,在虚空中交织出火凰大厦几个字。

    楚风注意到,刚才各种飞船、神兽拉着的战车等,都是朝那个方向飞过去了,当临近时,他发现这片地带,一座座相邻的摩天大楼上方,都有凶兽在天台出现,流转恐怖光华。

    “嗯,角斗场也在这里!”东大虎开口。

    大楼上的超大光幕中有那种人物介绍,比刚才的海报更清晰,映照出来,恢宏的角斗场画面也在显化,更有血淋淋的神魔在铁笼中,在角斗场内决战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这些大楼围起来的地方,就是本城最宏大的角斗场!”

    他们看清此地情况,这些大楼彼此间相连,有空中走廊,方便贵宾间走动,当然大多数都是神魔,其实飞行即可。

    楚风发现,映谪仙的墨麒麟战车就落在此地的大楼上方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,老夫让你们见识一下,什么才是一代者的威风,比二代强的让你们不敢想象!”

    老古霸气的说道,背负双手,在那里踱步,朝那栋大楼而去,都差点横着走了。

    然而,很受打击,刚到门口就被拦住了,保安不让进,并且在那里鄙视他。

    所谓的保安,居然都是圣者,皆穿着同一款式的制服,这让楚风相当的无言。

    这金碧辉煌、宛若为黄金巨人开辟的门户前,流光溢彩,有一对活着的白狮兽,身上鳞片发光,很像白麒麟,蹲坐在大门两旁。

    “跟我们家门前的石狮子相比,没看出来高贵多少。”东大虎不忿。

    “去,去,去,哪来的毛头小子,这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,走开!”又被鄙视了,而且那些保安态度恶劣,要推搡老古与东大虎。

    “玛德!”老古要炸了,当年出入阳间各大顶级会所,什么风浪没见过,一教之祖看到他都得点头赔笑,今天居然连门都进不去,被拦在外面。

    一位保安道:“这地方你们没资格进入,估计就是一般神祇的身价都不见得能进来消费一次,看到没有,天空中那些战车、飞船,都是顶级大势力的子嗣与传人,你们啊,现实点吧,赶紧走开!”

    够粗暴的,说的很直接,让东大虎都快没脾气了,此地就是这么现实。

    老古憋气,胸膛起伏,气息不平,怒道:“我这是微服私访,听说过没有,还不闪开!”

    东大虎则直接拎出一个储物袋,摇动了一下,道:“小爷有的是天地奇珍!”

    他亮了出来,袋子中都是米粒大的天金石碎渣。

    老古一看就鼻子冒白烟,道:“你看偷我的……零花钱!?”

    他其实想说,东大虎偷他的棺材板!

    “老古,这可不是偷,这是我从地上捡的,当时在破岛上你都不要这些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东大虎这么一说,那几名圣级保安傻眼,关于天金石这种东西,他们不是不认识,即便自己得不到,可在这种地方工作,也都不陌生。

    比如说,这栋大楼里,某些奢侈品展台上不乏天金石手链、吊坠等,怎么可能会认错。

    “一袋子天金石,当钱币用?!”一位保安咽口水,尤其是想到东大虎刚才说的那些话,他觉得有点发毛。

    这是哪个世家的嫡子,这是没事闲的,真在微服私访?

    事实上,自从看到这袋子天金石,一群保安就觉得身体发僵了,似乎得罪了一位了不得的世子?

    一位神级保安头子走来,那可真是不敢溢出点滴能量,堆着笑容过来服务,帮助开启那宏大的神门。

    一群保安都有点发毛。

    老古则昂着头,直接走进神门内,道:“帮我预定最顶层的的教祖级套房,另外,给我安排一下,我晚上要去角斗场,我要最尊贵的贵宾室看台。另外,龙肝凤髓宴席给我摆好,就是现在,嗯,再叫上几个圣女来斟酒,对了,不要你们这里的所谓的圣女,我要负有盛名的进化门派的圣女过来倒酒,歌舞助兴。”

    后面,楚风无言,东大虎则差点将我艹两字喊出口,这老古牛皮吹大了,一会儿怎么收场?

    然而,后面几个保安还有楼中服务的女进化者则是满脸敬畏之色,都有些头皮发麻,拘禁而局促。

    老古看了一眼楚风与东大虎,不禁嗤笑,暗中传音道:“老夫当年出行,都是顶级大教的天仙子陪酒,休息的房间都是究极人物才能入主的地方,身边都是用异荒兽当保镖,眼前这些算什么?太小儿科了。跟着我吧,一会儿让你们见识一下,什么才叫一代者,开辟阳间亿万里江山,自有气吞天下的威风,老夫的组织若是还在,今天我彻底回归,带你们飞!”

    楚风与东大虎面面相觑,这是要在阳间起飞了吗?

    “老古,你越是这样说,我越是感觉不踏实,有种不祥的预感,阵阵心惊肉跳,别这么高调好不好?”东大虎实在心虚。

    “走吧,跟着一代者出行,有我在,你们放心!”老古挥手,又再次警告那些服务人员,要的是真圣女斟酒,别糊弄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