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说 > 玄幻小说 > 圣墟全文阅读 > 第1224章 谁堪一战?
    “醒了?!”

    楚风见到云拓睁眼,手中狼牙棒顿时舞动的跟风车似的,抡动个没完,狂砸个不停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云拓懵了,这才稍微集中精神,结果剧痛就如潮水般涌来,他眼前发黑,简直受不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刹那,他挨了最起码三十八击,足足三十八记狼牙棒,全部打在他的头颅上,哪怕是神祇也受不了!

    这一次,他的头骨都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他实在疼的发狂,要知道,那可是重型兵器——狼牙大棒,特殊的稀有金属,以万斤为单位!

    这样被人抡动起来,猛烈砸,这简直是像是一座金属山峰在轰击他,即便是龙族,也根本吃不消。

    他的脑袋被打裂了,魂光受损严重,被狼牙大棒的乌光在第一时间就侵蚀了他。

    须知,狼牙棒乃是六耳猕猴族的兵器,是一件重宝,不然怎么配得上猴子——弥天,它可以重创人的肉身,更可以杀人魂光。

    现在,云拓被打的差点直接死掉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关键时刻,云拓的肩头那里,冒起可怕的光束,两侧肩头各自突起,有头颅在向外钻,要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楚风二话不说,就这么转移目标,直接下死手,现在没什么可以犹豫的,不能第一时间放倒云拓,那么他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神祇,境界层次摆在这里。

    可怜云拓,虽然号称三头神龙,但也只是以一颗为主,另外两颗头颅寄存分身魂光,远不如主头。

    况且,魂光是相连的,刚才主头受创,其实两个分身魂光也受损严重,现在的抗争没有那么有力。

    楚风一口气打了五十八击,这这两颗头颅也早已破烂了。

    还好,一颗头颅没有彻底碎掉,还能合在一起,若有大药,还能愈合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身为三头神龙,有资格来到此地,神级中的顶尖强者,落得这个下场也实在太凄惨了。

    如果传出去,这将是他一辈子的污点。

    毕竟,他现在是被一位亚圣打残的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曹德这么凶残,就这么放倒了云拓,而且是一声不吭,上来就下黑手,打闷棍太狠了。

    “曹德……你!”

    云拓含恨,即将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而且,带着无边的怨愤,因为他估计自己可能出了大问题,虽然还没有死,但是这样悟道时被人中断,那后果太严重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我,是我,还是我!”楚风很应景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@#¥……”最后关头,云拓那还算完整的头颅,直接翻白眼,被气的彻底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体内,各种秩序神链乱窜,侵蚀其本源,消磨其道基,果然出了最为严重的大问题。

    在此过程中,不是没有人不想管,事实上九头鸟族的神王赤峰早已站起来,结果被弥鸿直接挡住。

    而赤峰身边的两位神王也起身,想要针对。

    黎九霄一声冷哼,蔑视他们,长发无风自动,让那两大神王都忌惮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这两人虽然也是神王中的佼佼者,可是同黎九霄相比还是差了一些,黎九霄目前是天下最强的几位神王之一!

    近几年,排在他前面的神王不是成天尊了,就是坐化死掉了,而他积淀越发深厚,也越发可怕,在这个层次中不可敌。

    所以,楚风在那里一顿狠砸,云拓干受着,没人能上前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楚风长出一口气,干翻云拓就舒畅多了,对方彻底失去战力。

    在这块地方,他以弱击强,进行挑战完全不违反规则,但是,如果被强者反镇压,也怪不得别人,甚至他被击杀也得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他自己主动挑起的战斗。

    楚风选择云拓,这是很冒险的,如果不成功,那他自己就危矣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彻底干掉云拓,并未进一步去击杀,那样就过犹不及了,进行挑战可以,但下死手,估计会激怒暗中的天尊。

    “曹德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鲲龙怒吼,他刚才最先挨了一记,头昏脑涨,天灵盖都裂开了,他险些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在他的体内,各种规则碎片乱窜,差点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经过艰难调息,他体内的状况依旧糟糕无比,但总算暂时镇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后,第一时间就是看到云拓要完蛋了,被那曹德黑下手,堂堂神祇满身是血,头颅不完整,倒在蒲团上。

    鲲龙眼神森冷,直接就要冲起,要催动手中的长刀,跟曹德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楚风大方的承认,这更加显得气人,让鲲龙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等于在你头上撒了一泡尿,最后还得意洋洋的邀功说,没错,就是我干的,性质一样恶劣。

    鲲龙手中长刀出鞘,就要斩杀楚风,顿时如一道白色匹练般,又似九天银河倾泻,绽放开来,映照出此地所有人的惊容,这一刀太惊艳了。

    不过,楚风还真不害怕,他已经是亚圣后期,经过刚才的锤炼,他自信心暴涨,因为他走的是最强之路!

    他自信可以以下克上,逆势征伐!

    所以,他刚才选择目标时,第一个就选中了鲲龙,这
天赐武侠系统帖吧
是因为他心中有底气,真要凭真功夫决战也不怕他。

    只是看到三头神龙云拓就在鲲龙身边,挨着他最近,所以楚风忍不住也想下黑手,想干翻这头总是针对他的神祇。

    因此,到头来他给了鲲龙一下后,便迅速而果断的转移目标,“全心全意”的对云拓下了黑手。

    云拓要是知道他的想法,估计会气吐血!

    楚风爆发了,跟鲲龙决战,他张嘴间喷薄出无尽金光,那是剑气,那是他的武道意志,要力抗鲲龙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,他也一直在洗劫造化物质,体表的漩涡压根就没有消失过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刚才拎着狼牙棒,不断轰砸云拓时,也没有停止吸收融道草精粹,这才是正事儿,他不可能浪费机缘。

    所以,这也让人格外的不爽,你都去害人了,去找人下黑手了,还这么的贪婪无厌,太可恼可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剧烈的碰撞间,刀光突然消失了,鲲龙大口咳血,浑身痉挛,体若筛糠,出了大问题,他直接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他体内的秩序神链乱窜,规则碎片激荡,让他的身体险些撕裂开来,彻底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当的一声,鲲龙的刀掉在地上,所有的刀芒自然都消退了。

    楚风张嘴喷出的璀璨金光,如同那骇浪般的能量光涛,就这么全部拍中在鲲龙身上,让他的身体横飞出去。

    须知,这当中蕴含着楚风的武道意志,太恐怖了,真要对上同级数的人来说,无坚不摧!

    即便是鲲龙,号称雍州这个阵营中的圣者第一人,现在也受不了,毕竟他身体出了状况,防御力瓦解。

    这一刻,混龙如同一个破布口袋般,被楚风张嘴以一口绚烂的金光打的满身是裂痕,大口咳血,整个人都要炸开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傻眼,鲲龙败了?!

    刚才鲲龙不是站起来了吗,手持第一圣刀,展现出了惊天的杀意,那种刀光让所有人都觉得惊艳,怎么就突然败北?

    自然有许多人看出问题,知道鲲龙体内的秩序神链乱了。

    但是,也有部分人没有弄清楚状况,都震撼了,目瞪口呆,认为曹德出手一击而已,干翻鲲龙!

    “第一圣者——鲲龙,被曹德击败!”

    “天啊,我看到了什么,鲲龙刀气无双,所向披靡,居然一个照面就被曹德掀翻,这是要改朝换代,重塑圣者排名吗?”

    “曹德哪怕晋阶了,也只是在亚圣境界,他怎么就一击重创鲲龙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些人哗然,尤其是金身、亚圣以及圣者领域的人,全都懵了,楚风这一击对他们来说太震撼了。

    便是猴子、鹏万里、萧遥都无言,感觉这位结拜兄弟这是要上天啊,直接干翻鲲龙?

    弥清大眼闪动灿烂的光芒,嘴角微翘,露出笑意,最后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金烈咧嘴,他不知道自己心中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最初,他看到曹德很不要脸的下黑手干翻云拓,还很不屑,可是紧跟着就又看到他发威,当场一口金光掀翻鲲龙,让他动容,内心颤动。

    金琳也是心情复杂,这个对头,这个冒犯过她、骑坐在她身上大言不惭说要收了她的混账,居然这么强大?连鲲龙都击败了,而且是在一招间!

    她一直对鲲龙有好感,因为,她喜欢强者,崇敬父辈威震阳间,她要找的道侣自然也是这种无敌进化者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第一圣者鲲龙都被楚风一招打飞,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“谁堪与我一战?”楚风自语。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人看不透,弥鸿、姬采萱、黎九霄、九头鸟族的神王赤峰等人都明白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萧遥的小姑姑——萧诗韵,更是在撇嘴,感觉这曹德忒不要脸了,这还不是他提前下黑手的缘故所致?

    而他现在居然也好意思睥睨天下,在那里口出狂言。

    可是,也有一群人不知道,此时自然内心震动,不禁哗然。

    “曹德太厉害了,仅是张嘴间喷了一道金光而已,就震翻鲲龙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他太厉害,还是鲲龙名过其实?谁也不能否认,曹德崛起了,连几位神王都没有拦住他的势头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就如那彗星横空,如那骄阳悬挂,注定要璀璨一生,势不可挡!”

    一群人叹气,大谈曹德之勇,而且在悟道地之外关注这里的一些人直接将消息传出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,楚风大步向前走去,砰的一声,将那身体都龟裂的鲲龙踢的飞离地面,道:“你太弱了,虽然不想说你是土鸡瓦狗,但是的确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这时,鲲龙刚复苏,毕竟是第一圣者,哪怕身体出了大问题,他那强大的意志也还是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可当听到这种话,又看到曹德将他踢起,鲲龙顿时受不了,被气的接连咳血,然后即将再次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在眼前发黑,最后失去意识前,他真的很想大骂,曹德真不要脸啊。

    他努力张嘴,想说些什么,道:“可敢与我……真正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说真正一战几个字,结果,楚风直接打断他,不给他机会,道:“太弱了,不配与我为敌!”

    鲲龙都快憋屈死了,他使劲眨眼,不想合上,他想要说什么,但最终还是噗通一声倒在那里,意识陷入无边黑暗中。